專訪航天專家:80秒開炸是有講究的

北京時間2020年1月19日的大三更,無數網友陪著埃隆·馬斯克,看了一朵大煙花——Space X的獵鷹9號火箭爆炸了,3.4億元就這麼炸沒了。

不過,沒人替馬斯克心疼,馬斯克本人都笑得合不攏嘴。什麼缘由,這兩天網上的各種科普也講得很清晰了,這次發射是就是要測試:若是火箭升空后爆炸,在火箭上太空艙裡的宇航員,可否成功逃逸。

我下面講的內容,不是來重復以上這些的,是請教了航天科工二院二部研究員、國際宇航聯空間運輸委員會秘書長楊宇光,

在春節聚會吃飯大伙兒掰扯的時候,你有獨家的談資——為什麼選80秒時爆炸?

火箭起飛后1分鐘24秒摆布,火箭速度超過1600公裡/小時,引擎熄火,太空艙上的八個推進器同時點火,並達到最大推力,太空艙彈射而出。

雖然太空艙中只是兩個“假人”,但逗留在大西洋上的太空艙救援隊也已經開始行動起來,前去目標海域搜救。

一方面是測試流程的完整性﹔另一方面,這些假人和太空艙也記錄了愈加詳細的數據,能夠為判斷未來這一行為對人體都會形成什麼影響供给幫助。

Space X這次的測試,這也是人類航空史上的第一次——獵鷹9號火箭攜帶太空艙,在升空過程中爆炸。

航天科工二院二部研究員、國際宇航聯空間運輸委員會秘書長楊宇光告訴我:“載人航天最基礎的就是六合往返,而六合往返最危險的環節,就是起飛的過程。”

“火箭上升的過程中,速度越來越快,有氣動力感化在火箭上,同時還會對箭身產生強烈的震動。在這個過程中,火箭經受的力學條件很是復雜。”

火箭起飛過程中,高度高,大氣密度越來越小,速度越來越快。楊宇光講到一個描述氣動力的專業概念,叫“動壓”(動壓=密度×速度2)。

動壓的曲線,必定是一個從起飛速度為0,開始往上爬,到達頂峰,再往下走,到最初飛出大氣層,動壓又為0。

火箭起飛后任何過程都有危險,但要檢驗緊急逃逸系統能否无效,必定是選擇最惡劣的情況,這就是動壓最大的時候。

所以馬斯克后來敢篤篤定地稱,這是為NASA宇航員的新型商業飛船Crew Dragon進行的最終平安測試。

當然,這次測試成功,也不僅僅只是關乎Space X與NASA的合作順利進行,也是載人航天歷程中一個裡程碑事务。

現在成功測試之后,NASA將會核准Space X進行往返國際空間站的常規載人飛行。馬斯克可能最快將於本年3月,用獵鷹9號送宇航員上天。

相應的人選,也早已定了下來,分別是美國宇航員Bob Behnken和Doug Hurley。

Behnken生於1970年,機械工程博士學位,美國空軍軍官,擁有空軍上校的職位,曾於2008年3月在任務期間參加了3次太空行走﹔作為STS-130的任務專家飛行,在2010年2月的任務中再次進行了3次太空行走。2015年9月,入選NASA商業船員計劃底下的4名飛船駕駛宇航員。

Hurley1966年出生,土木匠程師,美國宇航局的宇航員。前海軍飛行員,是駕駛波音F/A-18E以及F/A-18F超級大黃蜂的首位飛行員。在2009年,作為航天STS-127任務飛行員﹔2011年作為亞特蘭蒂斯號航天飛機飛行員,執行STS-135任務。在太空中的時間超過683小時。

2015年7月,他與Bob Behnken一同入選美國商業航天的首批宇航員。

目前,馬斯克也透露了一些細節,他們將在2月份到達發射地點進行准備,在各方面條件就緒之后,就乘坐獵鷹9號前去空間站逗留2周。錢江晚報記者 章咪佳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www.mywoo.c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